《宋疆》正文 1339缺一个章节名

文 / 青叶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刘克师、李师儿携带着金国降臣完颜福兴来到了咸平府,咸平知府如今依然还是金国官员陈棋,不过在刘克师到来后,陈棋已经一连好几个晚上都睡不踏实了,好几次梦里都梦到自己被刘克师砍头的情形。

    因为一连几晚的噩梦,加上如今在咸平府有职无权的压力,使得肥胖如山的陈棋一下子都瘦了好多。

    所以当陈棋与完颜福兴见面后,两人的心里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对彼此外形改观的惊呼。

    陈棋虽然瘦了很多,但依然肥胖,依然能够把一张宽绰的太师椅给坐的满满当当,而相比较之下,同样也瘦了很多的完颜福兴,本来就不怕,加上平时也注重自己的仪表,所以在降了宋廷后,整个人也是暴瘦了一圈,眼下跟个竹竿似的,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便是当初在朝廷上意气风发的左相大人。

    李师儿到达咸平府的几日里,依然是深居简出,对于完颜福兴、陈棋乃至通开城谭志旺的拜见也是不闻不问,整日里便是窝在咸平府新给她腾出的宅子里。

    此行从辽阳至咸平,刘克师有着他善后安抚的差遣,而李师儿则是有着“攻城拔寨”的重任,甚至包括此刻在府门口想要拜见她的完颜福兴,同样也肩负着助叶青攻城拔寨的重任。

    午后阳光明媚,有些刺眼的阳光洒在身上带着一丝暖洋洋的懒意,相比于清晨与太阳落山后的寒意来,此刻的天气可谓是一天之中最好的时候。

    小小的湖面上波光粼粼,枯黄了的荷叶与那已经凋零的荷花,在正午的阳光下也显得仿佛多了一丝精气神。

    宫女站在身后俏声说道:“皇后,赵盼儿求见。”

    “她回来了?”李师儿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随即扭头看向身后的远方。

    赵盼儿独自一人快步向着这边走来,她眼下只有一日的时间,就必须带着李师儿前往隆安城下,因为明日便是叶青与完颜从彝约定的三日期限。

    而她这一次回咸平的任务,就是护送着李师儿与完颜福兴抵达隆安城下,既是为宋军壮声势,也是以二人的身份来瓦解金廷隆安守军的意志。当然,也是要让完颜从彝在李师儿跟完颜珣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来。

    看着赵盼儿走到近前后,不等赵盼儿开口,李师儿就率先开口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一早出发,明日大概这个时候就能到达隆安城下。”赵盼儿淡淡的说道,她便是今日一早从隆安出发的,所以对于路程与时间把握的还是比较精准。

    李师儿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转过身继续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湖面,就像是在卢龙的时候一般。

    无声的叹口气,余光看见赵盼儿与她并肩而立,也是静静的注视着湖面。

    “燕王说了,颠沛流离的日子快要到头了,等拿下隆安后,会宁府也就不足为患了,大概今年就能够安定下来了,说不准还能够赶回燕京过上一个清闲的元日。”赵盼儿望着湖面说道,语气中多少带着一丝的期待。

    在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时,赵盼儿虽然心里也渴求安定,但那种对安定生活的渴望,还没有像现在这般强烈。

    而在隆安城下亲身经历了一场战场的厮杀后,赵盼儿对于安定的期望则是越发的强烈,而她这种感觉,在李师儿当初从会宁府皇宫一路逃向渝关时,就已经在内心深处积聚了很强烈的安定愿望。

    但奈何李师儿的身份,以及她柔弱的双肩上背负的责任与压力,使得她根本不敢奢望还能回到过去那般安定、无忧无虑的日子。

    从第一次到达卢龙开始,李师儿就跟随着叶青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每一城每一地虽然都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的地方,但内心深处却是充满了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不安感。

    如今的李师儿,当初所担负的责任与意志早已经被现实磨平,而今的她在与叶青发生了暧昧之后,特别是看着完颜安康一天天的长大,则更希望能够过上一种安定、无人打扰的平凡生活,至于金国何去何从,完颜陈和尚等忠心耿耿追随的人该何去何从,她已经无心、也无力去思考了,如今只想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宅院,不管在哪个城池,只要能够让她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就足矣。

    当然,若是叶青还能够隔三差五的过来看看她,让她还能够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女人,那就更好了。

    所以,她到时候所选择的宅院,不能离燕京太远,但也不能太近了,因为太近的话,

    会让她变得多愁善感,会让她想起一些她不愿意想起的回忆,会让她感到难过,会让她感到无奈以及觉得世事无常而心底生满了浓浓的悲哀。

    “到时候给我留一间房子,我跟你一起住,怎么样儿?”赵盼儿扭头灿烂的笑着道。

    “你不讨厌我了?”赵盼儿愣了一下问道。

    赵盼儿抿了抿嘴,而后望着湖面,心情有些寂寥的道:“战事结束了,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在燕京的话……总会感觉有些不自在的,毕竟……燕王府虽然大,但不是很熟悉,怕是合不来吧?”

    经赵盼儿这么一说,李师儿这才有所触动的开始上下打量着赵盼儿的曼妙身姿,但不管她这个过来人怎么看,也没看出来赵盼儿的身上有那种女人该有的味道啊。

    “可是你……。”李师儿继续上下打量着赵盼儿,引得赵盼儿疑惑的回头看,瞬间明白了李师儿打量自己的意思,脸上瞬间布满了红晕,有些嗔怒道:“你……你想什么呢,我没有那……什么。”

    “那你跟我一起住的话……哦,我明白了,你是怕在燕京得不到那人的……。”李师儿了然的说道,而未经人事的赵盼儿,在这方面显然根本没有跟李师儿匹敌的能力,一下子是变得局促不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一跺脚,哼了一声紧忙离开了接下来恐怕都是满嘴虎狼之词的李师儿。

    李师儿看着如翩翩蝴蝶飞走的赵盼儿,于是笑的更大声,也笑的更开心了,不大会儿的功夫,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便充满了水雾,而后背过身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白皙的脸颊上滚落。

    “或许……真的该为往后做一些打算了。”嘴角噙着咸湿泪水的李师儿低声说道。

    不光是李师儿在为自己的未来做着打算,就连此刻已经快要抵达会宁府城下的乞石烈诸神奴,一路上在思考完了接下来的行军路线后,也在心里为自己效忠的皇后李师儿打算着未来。

    并非是乞石烈诸神奴要主动进攻会宁府,而是在会宁府周遭游弋晃荡了几日后,会宁府显然也已经察觉到了乞石烈诸神奴的意图,并非是要第一时间进攻会宁府。

    显然,会宁府也察觉到,乞石烈诸神奴的目的,虽然是为了跟隆安府城下的叶青遥相呼应,从而牵制会宁府对隆安府的各种驰援,但显然他们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通过乞石烈诸神奴的数万大军在会宁府周遭的游弋,以此来切断会宁府跟隆安府之间的联系。

    察觉到这一点后,坐镇会宁府皇宫的完颜珣就坐不住了,本来他之前也并没有太把完颜从彝的警告当回事儿,所以如今当他意识到乞石烈诸神奴所率大军的全部意图后,主动出城镇压、平叛乞石烈诸神奴的想法,就一直在他脑海里冲来晃去,加上完颜脱达天天在他跟前拍胸脯打包票,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着:只要让他率兵出城,那么不出三日的时间,他就会提乞石烈诸神奴的人头来见。

    本来就有些意动的完颜珣,加上完颜脱达在旁的信誓旦旦的拍胸脯打包票,以及完颜琮、完颜玠的带着其他目的的默默认同,使得完颜珣在隆安城接触战的前一日,便下旨令完颜脱达率军出城去镇压叛军乞石烈诸神奴。

    完颜琮、完颜玠此刻根本还没有完全站在完颜珣的角度着想,此时的他们,依然还在想着跟完颜从彝兄弟二人争夺在完颜珣跟前的重要性。

    特别是随着完颜从彝去了隆安,而后宋军也被一直拦截在隆安城下时,完颜琮与完颜玠立刻就意识到,如果真的让完颜珣按照完颜从彝离开时的计策持续下去,那么一旦熬到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来临,以及宋军真的如完颜从彝所料那般退兵的话,那么完颜从彝兄弟二人在完颜珣跟前怕是就要比他们二人更能引起重视了吧?

    如此一来,他们与皇室之间的亲近关系,必然会被疏远,从而使得他们开始游弋于宗室受重视程度的边缘,而完颜从彝兄弟二人,很有可能就会取代他们二人的位置。

    所以眼下,眼看着冬日的第一场雪不日就将落下,加上隆安城又是固若金汤,宋军退兵恐怕也是时间早晚的前提下,他们二人就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趁此机会打压也好,还是破坏也好,总之都不能让完颜从彝轻易得逞,扩大自己在宗室的影响力才行。

    因而,这个时候加上完颜脱达立功心切,胸脯天天拍的啪啪作响,完颜琮与完颜玠,也乐意在这个时候助完颜脱达一臂之力,只要完颜脱达能够平定了叛军乞石烈诸神奴,那么

    他们二人不管如何都能够从中捞取一些功劳,继而巩固他们在宗室的影响力与地位,不至于被完颜从彝兄弟反超。

    隆安府已经好几日没有消息禀报至会宁府,完颜珣的心里同样是充满了一些担忧,但不管如何,隆安城没有固若金汤的消息传来,但最起码也没有被攻破的消息传来,所以这个时候,也就给了完颜珣出兵平叛乞石烈诸神奴的底气跟自信。

    如今完颜脱达亲自率兵出会宁府已经有三日的时间,可却是始终抓不到乞石烈诸神奴的主力大军,甚至还因为第一日的冒进,以及无头苍蝇似的乱撞,使得完颜脱达在第一日遭遇到乞石烈诸神奴的一股大军时,就吃了小小的亏。

    而完颜脱达在给完颜珣的禀报上,则是说出了相反的话语,在奏章上则是说一出城就歼灭了乞石烈诸神奴的小股叛军,从而使得完颜珣在那一日叫上了完颜琮、完颜玠在皇宫都多喝了几杯来庆祝。

    而接下来在第二日,两军根本没有在遇到过,不过完颜脱达倒是在会宁府周边的几个州县,进行了一番对百姓以及州县内一些颇有影响力的世家大族,以及富商大贾的洗劫,从而使得完颜脱达在第二日夜晚时,其粮草与亲卫所押送的金银珠宝已经装满了好几车,而他们也就在这个州占据了人家的宅院并驻扎了下来。

    第三日完颜脱达依旧延续着他们第二日的行军策略,那就是不去主动寻找乞石烈诸神奴的主力大军,而是继续沿着州县这一条路线去洗劫其他州县,让乞石烈诸神奴的大军来主动找自己。

    乞石烈诸神奴在得知完颜脱达洗劫了自己前几日经过的两个州县后,脸上的笑容显得则是更加开心了,于是便开始在大军扎营时,开始盘算着,如何能够把完颜脱达洗劫的那些金银财宝抢夺过来。

    而抢下来的这些金银财宝,除了一部分要用来犒赏麾下的将士外,那么剩余的大部分,应该也足够给皇后在燕京置办一座像模像样的宅院了吧?就算是不能相比当年的皇宫那般大,但最起码也不应该比燕王小太多吧?

    何况要是能够完成叶青交给他的差遣,那么再加上自己的军功,怎么着也足够为皇后在燕京置办一座对得起皇后身份的宅院了吧?

    对了,还有辽东王完颜安康,到时候那就给他找燕京城做好的先生,把学堂办到府里,在府里开设一座专属于辽东王的学堂,再找一些他还有完颜陈和尚等人的孩子,或者是麾下将领的孩子给辽东王当伴读,如此辽东王也就不寂寞了,也有玩伴了。

    “大人,您想多了吧?末将觉得,燕王肯定会为皇后着想的,燕王在宋廷的权利只手遮天,到时候为皇后置办一座诺大的宅院,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再说了,辽东王现在就在燕京的燕王府里,燕王的那几个夫人必然会好生照看……。”一个将领顺手把手里的缰绳交给旁边的亲卫,而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与乞石烈诸神奴并肩而坐道。

    “你知道个屁!这是两回事儿!燕王是先帝的先生,为皇后打算那是燕王责任。我呢,是先帝与皇后的臣子,不管燕王会不会为皇后与辽东王打算,我们这些做臣子,也应该尽自己的臣子之责不是?所以这是两回事儿,你不懂。”乞石烈诸神奴轻松的说道。

    随即看着属下嘿嘿笑了笑,便问道:“那蠢货现在到哪儿了?”

    “咱们前面,不足三十里地的曲州。”属下说道。

    乞石烈诸神奴仰头思索了下道:“曲州有着大量的商贾以及世家大族,就是连宗室都有不少居住于此,曲州可是一个富州啊,完颜脱达自然是不会错过。甚至我都觉得,完颜脱达出会宁府,都不是为了咱们而来,完全就是为了他的一己私欲。”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明日有完颜脱达哭的时候。今日他有多高兴,明日他就会有多痛苦。”属下依旧是嘿嘿笑着道,不过脸庞上已经隐隐带着杀气。

    “那就这样,让探子继续去探,要是完颜脱达所率的大军大部分都进入曲州的话,那我们就趁夜偷袭城外的大军,迫使完颜脱达不得不率军出城驰援,如此一来我们也就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曲州,让会宁府紧张起来了。”乞石烈诸神奴的嘴角同样是带着冷笑与杀气说道。

    叶青的命令其实也很简单,眼下要么诱使完颜珣主动出兵,要么便是占据一州一县,敲山震虎,总之,在隆安那边快要不安宁的时候,他们这边也需要给会宁府制造一些紧迫感,从而使得会宁府无法首尾兼顾。<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0/533/"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0/533/</a> )</div> ( 宋疆 http://www.xshubao22.com/20/2035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新第二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