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章坏心眼

文 / 三青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怎么是她?”

    张小卒把入微心境朝府门外延伸了过去,看到了护卫说的妇人,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众人看见他这个表情,还当他真做了什么事,被人找上门来了呢。

    “谁?”戚哟哟寒着脸,眼睛里却难掩恐慌之色。

    “完颜可可。”张小卒看向戚哟哟答道,见戚哟哟目露疑惑,似乎想不起这个人是谁,于是又道出一个人名:“李昊天。”

    听到“李昊天”这个名字,不但戚哟哟一下想起来完颜可可是谁,连周剑来、牛大娃和元泰平三人也想了起来。

    张小卒和他们讲过李昊天千里奔袭,去大牙国拦路抢亲的事,他们听了后觉得李昊天霸气十足,像个情圣,故而印象深刻。

    “是她,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还说是你的……那个呢?”戚哟哟知道来的是谁,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只剩下好奇。

    “有可能是李昊天遇到什么麻烦了。”张小卒猜测道,“走,出去一问便知。”

    众人当即放下碗筷,满怀好奇地跟着张小卒向府门口走去。

    “不跟着出去瞧瞧热闹?”余承阳看向张屠夫问道。

    张屠夫笑着摇摇头:“年轻人的事,我一个老头子跟着掺和什么。你的伤好了么?”

    那日余承阳召唤苍天之眼,结果被关龙逢一剑刺伤,他遭受了极大的反噬。

    “你那孙儿把灵药灵丹堆满了老夫的床头,想不好都难啊。”余承阳捋须笑道。

    “那是你三清观的好徒儿。”张屠夫笑道。

    “行了,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又没人跟你抢孙子。”余承阳没好气地白了张屠夫一眼。

    说着忽然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回来了,那这里就不需要我了,我这就走了。”

    张屠夫闻言登时不悦瞪眼,道:“老家伙,把话说明白了,别说的跟个怨妇似的,好像老夫撵你走的一样。”

    “我那不省心的师弟正在道法宗的天牢里关着呢,得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啊。”余承阳苦笑道。

    张屠夫往门外望了一眼,皱眉道:“小卒与我说过此事,用不用我陪你走一趟?”

    据他所知,三清观的上任观主正是死在道法宗的天牢里,以致于三清观和道法宗之间有一段不小的恩怨。

    之前他听张小卒说天武道人被人关在了大牢里,但是具体关在哪里没说,又说余承阳已经去探望过,说天武道人日子过得不错,所以他就没有往心里去。

    但是现在得知天武道人是被关在道法宗的天牢里,他当即猜测余承阳应该没对张小卒说实话,所以忍不住担心起来。

    “不用,一滴梧桐泪足以把人交换出来了。”余承阳摇头道,“新皇登基,强敌环伺,还有个上古老妖关龙逢,你还是好好守在帝都城里吧。话说,你现在是何等战力?”

    “打关龙逢那种老妖怪我肯定是打不过,但是打正常的圣境圣祖,问题应该不大。”

    “圣境啊,真好。”余承阳羡慕道。

    “喜欢就使使劲,也爬上来看看风景。”

    余承阳摇了摇头:“老夫道法不全,这辈子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真可怜。”张屠夫对余承阳修炼的功法略有了解。

    “但也尚未可知。”

    “怎么说?看到希望了?”

    “嗯”余承阳点点头,从座位上站起身,迈步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外突然回头冲张屠夫嘿嘿一笑,道:“老夫把《太古炼神诀》传给了一个拥有天纵之资的妖孽,老夫觉得他肯定能把此功法补全,所以老夫只需向王八看齐,再努力多活个几十年,就能看到踏临圣境的希望。”

    张屠夫闻言脸色不禁一黑,龇牙道:“你说的这个天纵之资的妖孽,应该不是小卒吧?”

    “嘿,被你猜对了。”余承阳眉毛一挑,满脸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的欠揍表情。

    “你这坏心眼的老匹夫……”张屠夫抓起桌子上的碗就要扔,但余承阳已经不见了踪影。

    扑通!

    国威府门口,完颜可可一见到张小卒走出来,话也没说一声,抱着孩子冲张小卒直接跪了下去。

    “这是作甚?快请起来说话。”张小卒连忙上前搀扶。

    完颜可可兀自跪地不起,头磕在地上,沙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乞求道:“张公子,求您去救救奴家的相公吧,看在……看在你们曾经在战场上并肩杀敌的袍泽之情的份上。”

    她不远万里来到大苏帝都,正是为了向张小卒求救,因为她记得李昊天曾经说过一句,若是遭遇危难走投无路时,可以来大苏找张小卒求救。

    她之所以对看门的护卫谎称是张小卒的夫人,是因为她看见国威府高门大院,心知张小卒身份高贵,害怕护卫瞧不起她一介女流,不给她通禀。

    她以真元力灌注经脉,改变了眼睛和头发的颜色,否则别说来到帝都,就连边境她都跨不过来。

    “你先起来,进府把事情详说与我听,否则我稀里糊涂,如何给你回复呢?”张小卒道。

    完颜可可硬是不起身,兀自哀求道:“张公子,您可怜可怜这个孩子,他不能没有父亲,求您救救奴家夫君吧,奴家和孩子给您磕头了。”

    言下之意是让张小卒答应了,她才肯起身。

    张小卒松开手后退一步,声音微冷道:“你要是这样,那我只能闭门谢客了。”

    他尚不知道李昊天遭遇了什么危险,怎敢糊里糊涂应下来。

    完颜可可闻言连忙站起身来。

    张小卒是她现在唯一能求助的人,若张小卒也把她拒之门外,她实在不知道该找谁去。

    来帝都之前,她先去了雁城李家,可是李家人听了后甚是冷漠,说李昊天已经不是李家的人,直接把她轰出门外。

    眼下李家正处在家族起势的阶段,得知李昊天身在大牙,还与大牙女人生了孩子,他们担心这件事影响到家族前程,所以拒绝接纳完颜可可,并与李昊天划清了界限。

    张小卒把完颜可可领进府里。

    完颜可可怀里的孩子醒了过来,刚一醒就饿得哇哇大哭,喂了一大碗白粥,这才在完颜可可怀里安静下来,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张小卒等人。

    完颜可可在戚哟哟的劝说下,也匆匆吃了一碗白粥,在张小卒没有答应救李昊天前,她的饭吃不安稳。

    “那天傍晚,我与天哥正陪着怀儿……”完颜可可目光落在怀中孩子身上,讲道:“天哥给这孩子取名李世怀,说他对过去种种皆已释怀,往后就陪着咱们娘俩好好过日子,谁曾想天不从人愿,飞来横祸……”

    接着,完颜可可便把李昊天遭遇的危险讲了出来。

    那日李昊天和完颜可可正在山谷里的草地上逗孩子玩耍,忽然听见西边一座山上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听声音好像是山体塌陷。

    因为是黄昏时分,天快黑了,所以李昊天没有立刻去查看,而是准备等明天一早再上山看看是怎么回事。

    当天晚上西边那座山上不停传来可怕的兽吼声,似乎山上聚集了许多可怕的凶兽。

    李昊天担心山上的凶兽危及家人的安全,于是第二日一大早就去山上查看情况。

    完颜可可等到下午也不见李昊天出来,忍不住担心,于是抱着孩子上山寻人。

    她在南面半山腰上发现一个大山洞,洞口坍塌的崭新痕迹告诉她,此处应该就是昨日山体坍塌的位置,洞口应该是坍塌后显露出来的。

    洞口的马蹄印告诉完颜可可,李昊天骑马进了山洞,她站在一丈多高的宽敞洞口往里望去,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完颜可可在洞口呼唤了李昊天好一会儿,没有听见一点声响回应。

    她怀里抱着孩子,不敢冒然进洞,于是只能焦急的等在洞口。

    一直等到天黑,山洞里突然传凶戾的兽吼声,把李世怀吓得哇哇大哭。

    完颜可可刚要抱着孩子逃离洞口,突然一头庞然大物从山洞里扑了出来。

    (感谢盟主川军和5063大佬,以及所有平台读者大大的支持,我加油努力,在保持稳定更新的基础上,尽量多更。感谢!)</div> ( 悍卒斩天 http://www.xshubao22.com/24/242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新第二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22.com